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林宥嘉翻唱萧亚轩 >> 正文

【春秋·阳光】姐姐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小龙又踏上了前往贵州的路。这条路,他不知走过多少趟了。这一次,他下了狠心,一定要找到姐姐。

二十多年未曾谋面了,但姐姐的一颦一笑,还电影一样储存他脑子里,一辈子也不可能删除。姐姐的善良,姐姐的美丽,在这个世界上,独一无二,任何人也不可能复制。

有时候,想起姐姐,小龙心里就隐隐作痛。伸手摸摸,好象姐姐就软软地待在他心房的最深处。

小龙一岁时,父亲患白血病死了,靠继父养活一家人。上学时,小龙贪玩而又调皮。一学期读完了,课本是崭新的,作业本也一字未写。母亲时常骂他,一学期交几百块书学费,一百块钱也买不回一个字。

上课时,小龙自己不听讲,也吵着不让别人听讲。实在没办法了,老师只好把他请到教室门外,罚他的站。他的上课时间,多半是在室外度过的。回到家里,他也经常惹是生非。

有一天,小龙与同伴为一点小事,他拿起一块石头,就把同伴的脑壳打开了花。父母去对方家里赔了理,道了歉,还赔了医药费。

吃晚饭时,小龙一声不吭地站在饭桌边,自觉地扣了饭。平时小龙犯了法,虽然既要扣饭,又要挨打,但那是在父母的强迫下进行的。今天,他闯了大祸,先主动地扣了饭,看能不能免掉晚上那顿毒打。

一家人在饭桌上有说有笑,吃得满嘴流油,额头冒汗,却当小龙不存在似的。继父和母亲马着脸,好象小龙借了他们陈大麦,还了他们老鼠屎一样。

妹妹在啃排骨时,一不小心,骨头从嘴边滑落桌下。家里那头大黄狗,叼起排骨就想跑,被继父拦住了,还狠狠地踢了它一脚。大黄狗丢下骨头,汪汪叫着,冲出门外。

小龙顺着狗叫声,朝门外看去,发现门前的柴堆里,插着几根新鲜的荆棘条子。荆棘条子上,那未剔尽的树叶,在微风下轻轻摆动着,好象一张顽皮的鬼脸,在向他幸灾乐祸。小龙想起母亲曾经多次吓唬过他,说他哪一天犯了大法,就脱掉他的裤子,先用荆棘条子把屁股打烂,再喷上浓浓的盐水。一想到这里,小龙似乎就感受到了,那被荆棘条子抽打得皮开肉绽的屁股,再喷上盐水,像针扎又像刀割一样的滋味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小龙趁家人不注意时,溜了。

小龙行走在离家越来越远的乡间小道上。去哪里呢?年仅十岁的他,此时才发觉,自己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路过就读的学校时,小龙意外发现那间熟悉的教室门,敞开着。他迅速跑进去,闩了门,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虽然一岁时生父就离他而去,但此时的他,却忽然想起了生父。要是父亲还健在,自己有人疼,又有人爱,那是多么幸福啊!如今,自己有饭不能吃,有家不能归……想着,想着,他鼻子一酸,竟呜呜大哭起来。他越想越伤心,越哭越大声。

哭到晚上十点多,小龙突然听到有人敲门。他不敢开门,他以为是家人追来了。要是被家人逮住了,必定要打个半死。他不光不开门,还用小小的肩膀,死死地顶着门板。

半小时过去了,敲门声还在继续。小龙心想,要是家人,早踢开教室门,老鹰叼小鸡一样,把自己抓走了。一定是老师在敲!于是,他松开肩膀,扒开门闩。门刚张开巴掌宽一条缝,便挤进来一个姑娘。这个姑娘,小龙叫不出她的名字,然而很面熟,并且知道她是高二班的。因为学校女生寝室不够,小龙侧边那间空教室,就改成了高二班的女生寝室。

姑娘高高的,肤色又白又嫩,脸上还带着两个醉人的酒窝。她笑时,两个酒窝好迷人;她哭时,两个酒窝显得更大更迷人,她即使是伤心巴意地哭,别人也以为她在笑。

姑娘一走进教室,就紧挨在小龙身边站着。问明情况之后,姑娘便不停地开导他,还给他讲道理:“你把别人的脑壳打开了花,本身就错了,再加上离家出走,更是错上加错。你这一走,爸妈更操心了,你必须马上回去,让父母放心。”

小龙说:“我不敢回去。我回去是送肉上砧板,爸妈会把我打个半死!”

姑娘说:“我亲自送你回去!我一定说服你爸妈,饶你这一回,好不好?”

不管姑娘怎么说,小龙就是不愿意。

劝到夜里十一点多,小龙同意了。

小龙走读,他的家在三公里外。姑娘借个手电,与小龙一道,行走在回家路上。

平时,小龙在家,一般是晚上九点上床睡觉。此时,夜已深了,加之哭了几个小时,又累又饿的他,走着走着,上下眼睛皮子打起架来。姑娘扶着他再走了一程,实在撑不住了,他身子一歪,倒在路边草丛中睡着了。姑娘只好背着他,返回了学校寝室。

第二天清早,小龙醒来,发现自己睡在姑娘的双层铁床上,不禁重重地吃了一惊!

姑娘见小龙醒了,就笑盈盈地走过来:“睡得香不香啊?”

小龙想起昨晚的事,怪不好意思的。

姑娘又说:“从今天起,如果你不想回去时,就来我这儿吃,来我这儿住。以后你就叫我姐姐,我叫你小弟,好不好?”

小龙听到姑娘充满爱心的问话,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
姑娘拿出给小龙准备的早餐。

吃完早餐,姑娘把他带到教室,正跟老师交涉时,小龙的母亲也找来了。姑娘又和母亲说了一阵话,然后双双离开教室。

破天荒的,这一次,老师没责备小龙,放晚学回到家里,父母也没追究他,好象压根儿就没发生过那件事一样。

从那以后,小龙一遇上那位姑娘,就会大声板气地叫她姐姐。

每当姐姐从教室外面路过时,她就会走进教室,对小龙问这问那的。

“小弟,你今天要不要在姐姐这里吃饭呀?”

“小弟,你今天又跟谁打过架没有啊?”

……

如果小龙说,今天要在姐姐这里吃饭,一到吃饭时间,姐姐就把饭给他打来了。

小龙正在吃长饭,饭量大得惊人。姐姐打一斤米的饭,被小龙吃了个精光,姐姐便饿一顿。

姐姐于不久前,随打工的父亲,由贵州来到重庆,再加上家里条件也不好,每周上学时,她就用废弃的罐头盒子带些咸菜。吃饭时,同寝室的把罐头盒子集中在一起,姐姐便拚命给他夹菜。

姐姐从家中带了什么好吃的,也总是让小龙先吃。在姐姐这里,小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和温暖。小龙上面有三个姐,他却从未从她们那里,得到过这种关心和温暖,从此,小龙就在心底里,把这个萍水相逢的姐姐,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。他甚至私下认为,这个姐姐,比自己的亲姐姐还亲。

姐姐除了关心他的生活,还关心他的学习。每隔三五天,姐姐就会去老师那里,问小龙课堂表现好不好,作业做没做。

问后又找小龙谈话。姐姐从老师那里,了解到小龙一丁半点进步,都会得到及时表扬。

小龙以前不爱学习,基础差,姐姐还当起了他的家庭教师。有姐姐帮助,短短几个月,小龙的学习成绩就跟上了。有一次,连小龙自己也感到意外,他的数学竟然考了90分。

姐姐听说以后,就在食堂里多打了一个菜,说:“小弟,你考了高分,老师表扬你,我也奖你一个菜。”

课余时间,姐姐还经常带他去爬山,去河边散步。在爬山散步时,姐姐还不忘启发他说:“小龙,你跟人家不同,你一无父亲,二无靠山,母亲也是个家庭主妇。你要争气,不为别人,为你自己,为你死去的父亲。你要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,从此看得起你。”

以前,父母说他是匹劣马,外人说他是个劳改犯坯子。有时候,他也觉得父母和老师的话有道理,但他就是听不进耳,并且还对着干。现在,他把姐姐的话当圣旨,姐姐说一句,他听一句。开头那段时间,姐姐说的话只能管三五天。慢慢的,时间越管越长。到后来,姐姐说一次,他就能记一辈子了。

姐姐是一位能歌善舞的苗族姑娘。

那一次,学校放星期,姐姐和同寝室的几个姐妹都留下来,为“五四”排练节目。想看姐姐表演,小龙也没回家。她们抽排练前的空闲时间,到山上去搞了一次野炊。酒足饭饱之后,她们忽然想玩结婚的游戏。她们要姐姐当新娘,要小龙当新郎。

姐姐头上插满山花,小龙头戴柳条花环。

“一拜天地!”

“二拜高堂!”

“夫妻对拜……”

在姐妹们疯疯癫癫的打闹声中,他和姐姐像模像样地拜起了天地。在举行“夫妻对拜“礼时,她们一撮人扭着姐姐,一撮人强按小龙的头。口无遮拦的姐妹们,还说小龙是姐姐的小丈夫。姐姐露出一排白白的虎牙,笑得好甜好甜,笑得那两个圆圆的酒窝,好象真的盛满美酒,让小龙感到了一丝醉意。

晚上化妆彩排。在排练过程中,电灯突然熄了。过了一会儿,电灯突然又亮了。舞伴们见姐姐涂了口红的嘴唇有些花,说她一定跟某个男生初吻了。她们嘻嘻哈哈的,把男舞伴一个个找来查看,查来查去,她们在小龙的脸上找到了姐姐的唇印。舞伴们开玩笑说,原来姐姐和小龙在搞姐弟恋。

一天,小龙正在上课,姐姐走进教室,递给他一支笔和一个本子,一句话也没说,就转身离开了。

姐姐离开教室去到寝室,她身后,还跟着一个壮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小伙子。那个年轻小伙子,耳朵上有根拴马桩,也就是俗话说的子耳朵。

三个人再次从走道上经过时,那个年轻小伙子手里便提着一捆铺盖卷儿。姐姐走在最后,她从窗子前经过时,向教室里的小龙瞟了一眼。小龙仿佛看见,姐姐眼里噙着泪花。

小龙笑呵呵地看着姐姐走了,当时他不知道,姐姐给他笔和本子是什么意思。当时他更不知道,姐姐像个断线的风筝,一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后来,小龙毛风毛雨地听人说,姐姐回贵州老家嫁人去了。

小龙很后悔,精心照顾过他四个月的姐姐,离开他时,他连一句感恩的话也没说。

想姐姐时,小龙就去姐姐寝室门前转悠一阵。如果门紧锁着,他就从窗子缝里看进去。当他看到姐姐睡过的那张大铁床,一直空着,还长满了铁锈,他就很伤心!

姐姐走了,但姐姐说的话,小龙却牢记在心。读满初一,他也辍学了。家人说,长读书不如早做事。小龙先是跟亲戚出去捡废品,捡了两个月,又去学了三年厨师。小龙觉得当厨师不如打工利索,他就去了深圳。他第一个月领了工资,便买了一张从深圳到贵州的火车票。十多个小时后,他到了贵州。他第一次去贵州,人生地不熟,又无具体线索,没找到姐姐。钱花完后,他又回了深圳。

在深圳打工时,小龙听人说,三峡水库建成后,可行万吨巨轮,今后航运业一定很发达,于是他就回到老家,开始了他的水上生活。

小龙从水手做起,然后轮机,驾驶,船长,工资越涨越高,几年下来,他有了一定积蓄。

那时候,重庆至宜昌未通高速,汽车要翻过三峡地区这些大山,既危险又耗油。小龙突发奇想,打条滚装船,专拉重庆到宜昌的货车,一定很有前途。说做就做,他与人合伙打了一艘滚装船。没想到他的这一举动,竟然发现了一座金矿。没有多久,小龙就成了千万富翁。小龙有钱了,但他依然单身,依然纯洁,未被金钱所玷污!

在不懂离别的时候,小龙和姐姐却轻易地离开了。姐姐改变了他的一生,也未得到任何回报。每当想起这些,小龙心里就隐隐作痛。如今,已过而立之年的他,一直想找个姐姐那样的人作伴,也始终未能如愿。

在年满二十的那一年,小龙遇到了一个,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。他们一见钟情。他与她相约,等他有能力在镇上买房时,他们就登记结婚。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,他在船上一待就是一年。休年假时,他回到女孩身边,女孩已有三个月身孕。他二话没说,扭头走了。徒有姐姐那样的外貌,而没有姐姐那样的内涵,面对这样的女孩,小龙是不会犹豫的。

这些年来,小龙每天夜晚,总会被同一噩梦所惊醒:姐姐披头散发地对他说,丈夫对她不好,她想跳河淹死。

小龙高声嚷着,姐姐,你千万别做傻事,生命不可逆转……他被自己的喊叫声惊醒了,醒来时,一脸的泪。

姐姐名叫张彩霞。小龙请求贵州省公安厅的民警,把省内所有叫张彩霞的身份信息全调出来,他逐一看过,一个也不是。也许这个名字,是姐姐去重庆读书时,临时取的。

小龙把贵州的各个乡镇,都溜过好多遍,也没找到姐姐的身影。姐姐的父亲是个农民工,小龙猜测,姐姐一定住在乡下。今天,他又开着轿车,行进在乡间小道上。

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,堵车了。好些轿车的尾箱里,还带着大大小小的花圈。路口上,一个臂戴青纱的中年妇女,不断地给那些前去吊唁的轿车指着路。轿车经过那位妇女面前时,都会主动停下来,摇下车窗,安慰那位妇女几句,然后向河边岔道驶去。

小龙的轿车夹在这些车辆当中,远远地,他认出那个臂戴青纱的女子,就是他寻找了千百度的姐姐。他强硬的内心,一瞬间坍塌了!泪水包不住了!他努力眨动眼皮,挤出泪水,将整个身子伏在方向盘上,眼睛贴在挡风玻璃上,再一次睁大眼睛看了看,一点没错,她就是千呼万唤的姐姐!

姐姐即将奔四了,但她依然显得很年轻。

到了姐姐跟前,小龙不敢摇下车窗。他觉得,一股热气从脚底直冲脑门。那滚烫的热血在他脑子里翻滚,使他神思恍惚。神思恍惚中,他在心底里叫了一声:“姐姐,你家在这里啊?这些年来,你为何不去找我啊?”

治疗青少年癫痫需要注意哪些
江苏癫痫医院好吗
宜宾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呢

友情链接:

计穷力极网 | 私人直升机报价 | 南通家纺市场 | 安阳市卫星地图 | 秦皇岛到昌黎汽车 | 三星精密不锈钢 | 日本东京邮政编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