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药用类活性炭 >> 正文

【流年征文-小说】月儿长圆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一】

那是一个漫长得有些让人绝望的夏天,总是很热,老是下雨。不下雨的时候天就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。灿烂的阳光直直地倾泻下来,仿佛要射透人的身体。人在这阳光里走,就好像不堪这阳光的重负。

罗君浩最不喜欢那样的天了,可那天他正在街上慢慢地走着。

本来他是躲在房间里看书的,可睡完午觉的妈妈又来对他进行劝说,他看见妈妈就知道她要说什么,就连忙说正要到好友李博伦那看看,因为前几天他滑旱冰时摔断了胳膊,这事妈妈也知道,所以没拦着。走出门的罗君浩对自己说:今天又逃过了一劫。

罗君浩今年二十四岁,刚刚大学毕业,他的性格有些内向,他的家庭算得上富有,他父亲经营着几家连锁酒店和外贸公司。本来说好了他毕业就到父亲的公司工作,可他亲爱的妈妈不知为什么非要他先成家再立业,用他妈妈的话说:罗君浩大学四年都没有女朋友看来只能靠妈了。有了固定的女朋友再去工作。所以她不停地让罗君浩相亲,可君浩看见妈妈领来的那些胭脂水粉实在是受不了,每次都是“落荒而逃”。

生活在蜜罐里的罗君浩没有一丝富家子弟的纨绔,相反,做事很低调,性格内敛,话不多,从不张扬。大学四年来只有他的好友李博伦知道他的家境。

他也并不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,只是好像从没有碰到让他心动的女孩子,在他心里总是模糊地有个影子,李博伦说过那就是他的梦中情人,打趣儿他的时候他也就是笑笑,他自己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,看见女孩子就是高兴不起来。

想想自己的外表,罗君浩自己都会夸几句:一米八的个子,挺拔的身姿,有一张会让所有人都放心且又棱角分明的脸,一双温柔的眼睛。自认为最关键的是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。想找女朋友还不是简单的事?想到这,罗君浩不禁叹了口气,默默地想:自己这颗善解人意的心怎么就摸不透老妈的想法呢?自己岁数又不大,成家早着呢。大概正如爸爸所说:你妈到了更年期了,就由她吧。其实面对性格泼辣的妈妈,罗君浩知道爸爸也是无可奈何的。

【二】

罗君浩找着阴凉的地方走着,约一刻钟的时间走到一小区。

李博伦家住三楼。

罗君浩很快来到门前,伸手按了门铃。

伴着响亮的“来了”,门开了,一个满脸阳光,朝气活泼的青年开了门,左胳膊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。

“君浩,一想就是你,都三天没来了,忙什么呢?是不是你老妈又给你相亲了?哈哈……”这个就是李博伦,性格开朗的一帅小伙。

“你胳膊一定是不痛了,是不是想找打?”罗君浩笑着回应着走进屋。

“不过,君浩,说真的,你老妈真是怕你嫁不出去啊,哈哈……已经领你相了几次了,这年头哪有相亲的了?你看我妈,她老人家说了,希望我和她过一辈子,最好不成家。”

“是啊,我今年刚刚二十四岁,我妈以为我四十二岁了呢,都不让我喘气了,也不知道她在哪认识那么多的人,每天前赴后继的,我都快要疯了。”

“你别不满足了哦,哪天跟你妈说说,找个漂亮的也给小弟我相相,哈哈……”两人开心地调侃着。

罗君浩只有和李博伦在一起的时候才显出年轻人的活泼。

“哦,君浩,明天我的胳膊就拆石膏了,后天我们出去玩几天吧,等以后都工作了就没有时间了,再说这些日子在家闷坏了。”李博伦给罗君浩拿了一瓶冷饮随后说。

“好啊,可是去哪?我也被我妈最近烦得够呛,正好出去走走。”罗君浩笑着问。

“昨晚我就想好了,哎,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偷喝我爸的那个酒,就是名字叫:‘忘忧酒’,你还说过这名字起得好,还蛮有诗意的。”

“记得啊,那酒不辣,还有米香,很好喝。那次你的屁股还挨了几巴掌。”罗君浩回答。

“昨天又有人给我爸送了两坛子,他们聊天时还说到这酒的产地,纯手工作坊。说那个巷子叫什么忘忧酒巷,离咱们家不算远,就是郊区外的小镇,我们去看看啊,那酒那么醇香,那酒巷该是什么样子,还有那手工作坊是什么样子,最好能买点,咱俩再品品,嘿嘿……你说呢?”

“一听就令人向往了,好,我去。”君浩笑着回答,“不过你知道,我妈因为这两次我不去相亲,不让我用车了,我得回家商量去。要不咱们怎么走啊?有车方便,是吧?”君浩来了兴致。

“你就说去给你妈找儿媳妇去,是不?你妈一听准行。”李博伦还是没忘了打趣儿君浩。

“你还说,小心你那只胳膊。呵呵。等回家我商量一下,估计没问题。”罗君浩弹着李博伦的脑袋微笑着说,“哦,还有,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吧。”

“不用,我老妈不大驾亲临她不放心。你就在家准备好了,如果顺利我们后天出发。我在家等你电话,好吗?”

“行。”

两人开心地聊了起来,笑声顷刻充满了房间。

罗君浩黄昏才回家,晚饭后和妈妈商量了想出去玩的事,他的妈妈倒是爽快,毕竟孩子已经成人,多接触社会还是有用的,但是还是提出一个条件:回来后必须参加一个家庭派对,暗里又是相亲。罗君浩也干脆地答应了,其实他心里想:回来的事回来再说,先过了眼前这关。

隔天一早,二人就相约出发了。

【三】

有句话说:心情好,天气才好。讨厌盛夏的罗君浩忽然就觉得今天的天气格外好,蔚蓝的,再漂浮些变幻莫测的云,或流动,或停驻,有意无意遮挡太阳的热浪,也为蓝天添了装饰。

“博伦,心情好了,觉得看什么都好,是吧?”罗君浩开心地对朋友喊道。车子向市外驰去。

“是啊,好久没出来玩了,爽极了。”李博伦也开心的回答。

罗君浩打开了车子的音响,首先飘出了一首他最喜欢的歌,是一首老歌,罗大佑的《闪亮的日子》:“我要唱一首歌,古老的那首歌,你轻轻地唱,我轻轻地和……你我为了理想,苦苦地追寻……”罗君浩细细咀嚼着这歌词,不知怎么,每次听到这首歌,他的心底都会有一股暖流经过,衣食无忧的他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情感……

“君浩,想什么呢,开着车呢。”李博伦对着有点愣神的君浩喊起来。

“哦,没什么,你再喊,吓着我了。”罗君浩闪过神说。

“是不是想你的梦中情人呢,哈哈……”李博伦永远开开心心的。

“什么情人,我看你是想要有情人了,再说,看我收拾你。”罗君浩笑着嘀咕。

车子已经奔驰在郊外的马路上了,两旁嫩绿的柳枝随风轻摆着,片片的水洼面上一点点地闪着银光。

临近中午他们到了一个看上去很古朴的小镇。

“应该就是这了,我们下车休息一下,先吃点东西,再找个人问问路。”李博伦说。

罗君浩下车环看着四周,已是中午的小镇依然清静,毫无喧闹,看上去没有多少人家,罗君浩感觉十分舒服。是城里太闹,还是心情欠佳呢?一首唐隐的诗涌入脑海:“栋间云出认行轩,郊外阴阴夏木繁。莫见时危便乘兴,人来何处不桃源。”罗君浩最喜欢的是古汉语文学,喜欢中国的古诗词,本来大学想学汉语言文学的,可是父母之命难违,子承父业,被迫选择了经济学,这也是他经常郁郁寡欢的原因之一,但唐诗宋词就是闲时的最爱了。所以每每看到有感触的情景,那些熟记脑海中的古诗词都会跳跃涌出。

“我的大诗人,又要吟诗了吧。”李博伦又来逗他了。人与人之间讲的就是缘分,李博伦和罗君浩的性格截然不同,可是,他们确是相处八年的最好的朋友。

“呵呵……我们走,车就放在这吧!”罗君浩没有反驳,只是浅笑。

【四】

两人慢慢踱进小镇,小镇看上去不大,走了半个时辰才找到一家饭店。说是饭店就是一个小吃店,可屋内干净整洁,正冲门的吧台上面有两排大字,右边:饭菜无语;左边:味道说话。简洁的话语立刻挑起了二人的食欲。

吃饭时他们就问饭店的老板打听“忘忧酒”和“忘忧酒巷”的去处,热情的老板立刻滔滔不绝了:“你们找我问就对了,我们最有名的就是忘忧酒了,古人云: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其实不对,我们的忘忧酒那才是解忧的呢,酒色醇正清香,那是因为我们的特有的泉水——忘忧泉,那泉眼就在酒巷的尽头,虽然出水很少,但经年不断。百年来,人们安分守己只用这个水酿酒,但是奇怪的是,只有那有忘忧泉的巷子里的人家酿出的酒才够味,不过那酒生产的少,很少外卖的。都是自家珍藏。我告诉你们怎么走……哦,还有,那泉的名字也有来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让别的客人叫走了。

店老板的话虽然没说完,而且还有点颠三倒四的,但是非常清楚,二人都明白了,吃过饭就按着店老板的指引走过去。

二人慢慢地走着,没过多久就看到两长排的青石建筑,建筑中间夹着一条小巷。说是小巷,但是很是宽阔,大约有五六米宽,幽长地延伸进去。

罗君浩和李博伦沿着巷子口往里慢慢走进。巷子的两边的石墙有点斑驳,虽然是午后,但只见稀落的行人,脚下的青石板回荡着二人的足音。二人都没有做声,活泼的李博伦也奇怪地沉默。大概是谁也不忍打破这巷子的清幽之气吧。

“绿杨深浅巷……丹楹百处楼。”罗君浩想起了唐代诗人李绅的诗,他们慢慢地走着,但没有发现一丝酒的气息,李博伦还是沉不住气了:“君浩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,哪有酒坊的意思啊?”

“不管错不错,我们走下去吧,你不觉得我们来对了吗?”罗君浩回答者,他的眼睛仍不离两旁看着,那样子就像在审视一些宝贝。

“好吧,这巷子我也很喜欢。一会儿再找人问问吧。”李博伦慢慢地说。

两人又都沉默了,这会儿没有行人经过。

“君浩,你看这家,看看这门。”

忽然李博伦打破沉默指着一个大门对罗君浩喊,罗君浩也正在看。

那是一个精致的砖雕门楼,两旁有几缕不经意垂下的古藤,那紧闭的大门上挂有两个大铜圈,看上去不知有几百年了。

两人停下脚步站在门口细细打量着。

【五】

忽然,大门“吱吱”地开了,从门里走出一个少女:她的年纪二十出头,穿着一袭紫色的布衣长裙,腕上套了一个同色的粗大的漆木手镯,浓密的头发松松软软地披在腰际,一眼望去,古典而浪漫,没有一丝的俗艳,看见门外站着的两个人定定地往里看,少女愣住了。

罗君浩和李博伦也呆住了,女孩子清丽的容颜上一双含水的眸子大大的,看着他们,她的清新脱俗让他们没了生气。三人都没有出声。倒是少女嘴角先显现笑意,惊愕的眼神露出了友好,纯真的光辉。女孩柔声问道:“你们好,请问你们找谁呀?”

罗君浩看着她那唇红齿白的娇颜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他心里正想他的那个感觉——此女绝不像是什么小家碧玉,她的气质散发着贵族的余韵。同时,还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,他心里那个沉寂已久的影子忽然浮现出来,慢慢飘出来和面前的女孩合二为一。

活泼话多的李博伦也好像哑了。

“请问,你们找人吗?”那柔和的声音又传过来。

还是李博伦先反应过来:“哦,不,不好意思,我们正在欣赏这对大门呢。我们不找人。”

“哦,没关系。”少女微笑着说,“你们继续吧!”说完她转身关上大门就要离开。

“哦,不,你……你好,我们想打听点事可以吗?”李博伦彻底反应过来了。

“什么?请问,不要客气。”女孩子又停下来,转过身来回答。

“这里是叫忘忧酒巷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酒坊我们怎么没见到啊?请问,哪里有酒坊?”

“呵呵……酒坊会摆在巷子中间吗?”少女娇声地反问。

“那会在哪里啊?”李博伦的胳膊虽然拆了石膏但还是用纱布挂在脖子上,此时,他另一只手挠着后脑,张着嘴奇怪地问,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看着李博伦的样子少女更想笑了,但是,她只是斯文地用手掩着嘴。

罗君浩也完全清醒了。他走上前:“你好!是这么回事,我们听说忘忧酒和酒巷在这里,我们从来没见过酒坊是什么样子,就想来拜访一下,允许的情况下想参观参观,可不知怎么走,能请教一下吗?”

女孩子慢慢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,想了想说:“哦,这样。小型的作坊,我家院子里就是。不过现在我有事要出去一下,家里现在没人,一会儿我回来就请到我家看看吧,行吗?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,我们不急,我们在这等可以吗?”罗君浩连忙回答。

“可以。”女孩子很爽快,说完就要转身离开,走了几步,她又回头说:“你们是头一次来吧,不如随我走一趟,顺便转转。”

“太好了,不妨碍你吧?”李博伦在一旁先叫了。

“没关系。”说完女孩子转身向前走去。

【六】

罗君浩和李博伦跟在女孩子后面走着。说实话,这两人还真不惹人讨厌的,罗君浩表面看上去就是睿智,只是有点沉默;李博伦给人的感觉是朝气活泼,一接触就好像会把现有的阴霾都扫光了,让人很舒服。况且两人外表看起来都是英俊潇洒。

罗君浩打量着女孩那纤细修长的背影,阵阵从头发上飘来的香味让他感觉到很舒服。女孩子再没有说话,一直往前走着,还是李博伦打破沉默:“你好,你是本地人吗?”他也觉得女孩不像小家碧玉的样子,但不知差在哪,所以发问。

“哦,就算是吧。”女孩子慢慢道,她说话的声音真的很好听,娇柔圆润但没有一丝做作,有点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“你们是从哪儿过来的呀?”她岔开话题问道。

“我们是A城过来的,离这不算远,但这里的景色很出乎我们的意料,比如这个巷子给人的感觉真好。”李博伦忙回答说,他赶上前和女孩子同行了。

癫痫病大发作怎么办
开封儿童癫痫病治疗医院
小儿癫痫的症状表现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计穷力极网 | 私人直升机报价 | 南通家纺市场 | 安阳市卫星地图 | 秦皇岛到昌黎汽车 | 三星精密不锈钢 | 日本东京邮政编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