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药用类活性炭 >> 正文

【军警】不一样的精彩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。人生充满多重性,没钱的时候幻想着有朝一日成为大款富翁。有了房子、车子和票子,有能力之后又不满足现状,追求更高层次的权利和地位。有了名誉地位后开始注意身边的老婆、孩子,左看右看不顺眼,老婆脸色怎么这么黄,是否再生个儿子养老送终。有些人为了权利勾心斗角,有些人为了利益攀龙附凤,有些人为了生活铤而走险。殊不知正是这无法满足的欲望,推动了社会进步,历史反反复复演绎这简单的传奇。有的人跌落深渊,有的人冲出灰暗,有的人消沉在浑浑噩噩的追逐中,这欲望促使你奋斗、去拼搏,从未也来不及考虑是否成功。

正是: 人生在世一场梦 贫贱富贵天注定

有缘千里结良偶 无缘对面不识君

一、

王大彬,物探专业毕业的高材生。一身质地上乘的高档面料七匹狼西装,红底碎花金利来领带火一样鲜艳,彪马皮鞋擦得锃亮,腕上那只精致的瑞士手表表明了不凡身份。个子小了点,一米六不到。有些人不免龃龉他光长心眼儿不长个子。他从不反驳,反而自嘲道:浓缩的都是精华。他待人接物主动大方,说话声音洪亮,红光满面的国字脸笑容可掬,还未接触就给人一种亲切感。他在野外小队干过几年队长,不过都是些小项目。他组织编写的施工报告有点有面、条理清楚。在一次生产组织总结会上,领导听了大加赞赏。既然得到领导赏识,不失时机的把塔式富贵竹奉上。这塔式盆栽竹子第一层9棵围了一圈,第二层18棵…..一直到第九层围了81棵。甚是壮观,寓意福运长久。也许是富贵竹带来的好运,在某个施工季结束后,他顺利成章地参加了为数不多的队经理英语培训班。这个提高班旨在为将来的国外勘探市场储备人才,报名的都挤破了头。

学习期间,王大斌准备了厚厚一个大本子。边某:生产队长。五年工作经验,英语优秀。房某:HSE官员,两年任职经历。托福考试全局第二。徐某:博士。C++语言编程一流,适合搞计算机综合解释。在英语自我介绍和对话中,一个个能工巧匠的管理才能或技术事无巨细、详尽地记在本子上,每个人的后面还加了备注,有何长处,为人怎样。每到周末,叫上三五好友围坐饭桌,叫上小菜,要么打牌要么聊天,兴致来了也在KTV间狂吼一气,高兴之余几个人手搭手、肩并肩,高唱《朋友》,俨然哥们弟兄,有种同生死共命运的感觉。当然买单的肯定是王大斌。一个个意气风发只等来日大干一场,在这样的交往中逐渐加深了认识,加深了印象,加深了感情。几个人西装革履的走在家属院里,简直一道亮丽风景。偏偏这年头正赶上勘探市场不景气,树荫底下打着麻将的年轻人白了一眼暗自嘲笑:狐朋狗友不知道冬暖夏凉,学习有什么用,不过空欢喜。

我公派俄语刚刚回国,也参加了培训班。说起来巧了,我比他大一天,他一口一个大哥爽朗地笑道:“师兄说话不漏齿,生日和先知同一天,将来必定大富大贵。”我说:“托你洪福,但愿如此。不过还是喜欢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”说着暗暗思忖到,这小子歪门邪道了解不少。不失时机地伸手过去,只感觉他那只钉耙一样的短指头虽不能握紧,但是很有力量。

“够意思,我王某没看错人,大哥我交定了。”

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。这天傍晚,我们聊天回家走在平坦的院区马路上,迎面走来瘦高清秀的勘探处长。

“科长好!”王大斌眼睛不大、很毒,大远就跑步迎了上去,尽管刚喝了小酒,眼睛迷缝着笑意盈盈。

“王大斌现在干什么呢?”勘探处长一副很关心的样子。我知道王大斌和勘探处长是湖北老乡。

“我们在学英语。”

“别学了,准备准备,参加洪泽湖项目吧!明天到我办公室来聊聊。”

二、

王大斌理所当然地被任命为队长。接到项目通知,他不慌不忙几个电话把朋友找来,一个个谈话:新项目开工在即愿不愿意参加,有什么计划,有什么需要支持的,了解清楚后请各位拿出详细计划。最后说道:只要大家团结一致把活干好了我不会亏待兄弟!最后在一片赞叹声中把担子和责任交给了朋友。有一点人们很佩服王大斌,就是交给你的活只管放手去干,不会像某些领导表面上一口一个信任,暗地里怀疑你是否忠诚。

施工设计、HSE计划、设备材料、后勤供应,几位大员紧锣密鼓地组织起来。主要骨干基本就位,唯一关键的是搞工农的和第一生产队长,责任重大,还需慎重考虑。他首先想到了有多年施工经验的我:“老兄,如果你暂时没有出国计划的话,帮老弟一把吧!”

“承蒙看得起,就怕能力有限,辜负老弟厚爱。”

“哪里话,通过这一段时间了解,我们性格、兴趣相投。放心吧,有什么困难我全力支持,让我们大干一场吧,谁让我们是兄弟呢。”说完叫来几个助手,一一宣布岗位并吩咐工作后,他打头阵出发踏勘工区了。

工区位于安徽明光和江苏盱眙区域。一半陆地一半洪泽湖地区,这里的淡水湖泊盛产龙虾、银鱼。洪泽湖地处泗洪县、泗阳县、洪泽县和盱眙县四个县区,渔政关系、工农赔偿事关重大,不可小觑,如果得不到当地部门支持,施工肯定难以进行。

王大斌使出浑身解数,访政府、走渔政、探公安、拜交通、求土地,哪个部门拉了都会给将来的施工带来不便,没有个能力还真应付不过来。王大斌天生交际能手,几番努力下来终于有了结果,政府部门牵头组织了8人领导团体以及当地党校的一名负责人,决定组织一次碰头会,商谈如何权利支持生产的事。会上大家没有任何异议,只是点头同意。当然加深感情是必须的,开完会王大斌宴请几位当地领导以示诚意。

宽敞明亮的宴会厅里,灯火辉煌,《渔舟唱晚》悠悠乐曲令人心情舒畅。

“各位领导,初来贵地进行勘探,将来必定为百姓带来实惠,当然施工带来的不便还望海涵,以后工作中肯请各位多多照顾,这第一杯酒我先干了,以示诚心!”只见王大斌手中端的可不是杯子,而是大碗,三个杯子倒在一起大概半斤左右,仰脖一饮而尽。

土地局领导一伸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!王队海量,不过我们这本土实行小杯慢饮。莫急,一杯杯来。”土地局长干了,王大斌一碗安徽老明光下肚,五脏六腑翻了个天。这一小杯入口,舌头从前沿辣到后跟。“王队长,这青苗赔偿的事怎么安排方法?”醉翁之意不在酒,土地局长不失时机地问道。

“身边这位是我们的工农员吴总,我已授权给他,他和你们一道共同完成工农赔偿工作,你们出面组织,吴总配合协调!”王大斌知道这会儿不可答应太多要求,暂时稳住为先,以免其他部门跟上。这时,小吴见状端起酒杯一个个先敬为主。

“王队,为了配合你们海上作业,我们要安排很多人昼夜巡查,可是我们实在没有这么多船只呀?”操山东口音的是渔政贾局长,胖胖的身子,一脸横肉挤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“快艇我们倒是有几条,我们一般安排送饭、查排列、运送大小线,可以跟随我们的快艇巡查,夜晚专门配置给你们两条。”

“王总,听说你们队伍大、设备多,我们的党校院子闲置着,你看是否可以…….”说话的是党校的谭校长,身材魁梧一表人才,只是嘴巴感觉大大的。都说男人嘴大吃四方不无道理。

“好说,不过价钱吗要给我们最低,反正你们也是闲着。这么着吧,你出个价,咱们现在就定下来。”王大斌知道后续人员马上上来,需要赶紧落实驻地。

“这个吗,我看这样,三套大库房,几十间宿舍再加办公室,一年怎么也得十万吧?”狮子张开大口。

“十万太多,肯定不行!谭校长,如果资料好的话,我们驻扎三五年也未必可知,你再考虑考虑。”王一口回绝,但也不能不给面子,说话间舌头有点打颤。

“大家听我说,我看这样,我手里有个杯子,喝一杯减一万。”政府秘书长出来打圆场,他知道王大斌喝得差不多了。他右眉毛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痦子,痦子上3根黑毛往上翘着,平添威严。

“王队我来。”工农员小吴抢过王大斌手里的杯子。

“不行!”众人起哄。

“不用,我能行。酒是好东西,这都是粮食精华呀,我喝。一杯一万,值了!”二两的大杯子一饮而尽,再一杯、第三杯,酒桌上一片喝彩之声,王大斌喝完再也坚持不下来了,踉跄着匆匆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。

自此王大斌以一挡八,三杯酒省下三万块钱的故事传遍小队上下,人们交手称赞。

三、

队经理在野外小队的责任,除了协调人员和推动生产外,主要的责任就是和甲监打交道。甲监是项目发包方为了监督乙方生产和安全,专门从监理公司聘请的专业技术人员,野外生产、室内处理,质量保证、安全监督,样样精通。他也左右着小队生产大权。

这天十点来钟,艳阳高照。甲监候总心情不错,品尝完专门为他做的早餐后,感觉这几天伙食招待缺少点什么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说要上工地检查。

候总,50多岁光景,戴着金丝眼镜,吉林长春人,高高的个子,深深的眼窝,他的瞳孔感觉很深很亮很扎。

王大斌推脱不得,吩咐HSE官员一块陪同上工地转了一圈,走近一个深埋的检波器,蹲下身轻轻地用手抛开,检波器埋置平、稳、正、直、紧,没有问题,这时候总发言了:“都说洪泽湖里的鱼好吃,我来这么久了也没见你们给弄几条。这不我家里人来电话了,说让我带些银鱼回去作为礼品。王队,这是我购物的发票。”只见一沓子不知从哪搞来的发票递到王大斌手里。“要不然明天我们去海上转转?”

“我的疏忽,都是我考虑不周,海上就不要去了吧。风大,身子骨要紧。再说船晕的厉害。今天我请客,你挑个地。”王大斌知道候总在点拨他。多年的经验告诉他,即便野外没有任何问题,甲监到工地检查,连人带船一天怎样也得好几百块呀,再说目前船只用于施工,相当紧张。就不用说让他发现点什么,那带来的损失就大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大斌吩咐采购员又买了几大兜上好的刺参、海马送到候总办公室。候总笑纳,没有提出海检查的事。

施工生产开始一个月左右,公司安全环保部的于官员到小队审计。一副趾高气扬、威风凛凛的样子:“我这次来是受公司领导的委托,对我们野外生产进行全方位安全检查。望大家积极配合、引起重视,发现问题立即整改。整改不到位勒令停工整顿。”王大斌在一旁听着,心里暗骂:这个王八蛋来者不善。

当日下午,吃过便饭乘船来到湖中央炮点。

洪泽湖水波光潋滟、万里晴空,湖面就像散播了奶油,泛着柔润的光。不时有几条大鱼跃出水面换气。

只见炮班三人精神十足,一身整洁的防静电服待命已久。就等官员一声令下,检查实际放炮操作流程,接线、测试、点火过程规范,无任何破绽。说来巧了,轰隆一声,若干条大鱼被炮声掀出水面。不用说浅炮!

“怎么搞的,怎么控制的质量?”于总煞有介事。“再放一炮看看,如果下一炮还是浅炮,我让你们返工。”一连放了几炮,都没有问题。

“王队,你说怎么办吧。浅炮多危险,要是我们人在炮点,要出重大伤亡事故!”回到家里,于官员振振有词。

“冷静、冷静,我已派安全监督实地检查炮点,也许赶上那个炮点下面是硬地有岩石也未可知。我们制订了奖惩政策,发现浅井一定惩罚。”王大林不慌不忙解释道。

“好吧,我等检查结果。不过你们的待客之道需要改进,我作为局领导派来的干部,你们都招待不周,以后工作怎么进行?”

“我的不是,我的不是。得知你下午出海检查,担心你不适应。我的不周晚上一定补上!”王大斌连连陪笑,眼里冒着火光。

“这就对了嘛,知错必改,这就是进步。王队你看我一路上的花销怎么处理?”于官员终于露出了狐狸的真面目。

王大斌说你先放着,回头我让工农员找你解决。

晚上,王大斌把工农员小吴叫来,吩咐他把发票贴好后让于官员在证人一栏签字。一旦将来追究,也是个证据。

“如果他不签怎么办?”小吴问道。

“你就说这是上面的政策,又不是让他签接收。不签你就别收!”

于官员接过单子看了看,犹疑了一下还是签了。在他的眼里,手里捏着的就是一沓钞票,还有什么比这更神奇的东西呢?鬼神见了都会发笑的好东西。他嘴边一丝冷笑:“小吴,听说洪泽湖休闲度假宾馆都是社会名流,我这来一趟也不容易,真想一睹为快呀!里面设施想必很高档吧?”

“那是,那是。有龙凤大浴池,总统套间。晚上用完餐我带你去安排个房间。”小吴应承着。

傍晚小吴请示王大斌,晚上的宴会他是否参加,王大斌说:“我就不去了,你说我有事。这狗官贪得无厌,小吴,你晚上找个酒店的服务生,让他盯着点,最好给他一个相机,如此这般。”小吴心领神会,对付恶人,只能以毒攻毒。

接下来于官员的安全汇报检查结果,王大斌所在小队的评价是:“优秀”

四、

经过施工初期两个月的大力整顿、严格监督,生产逐渐走入正轨。地方关系也在当地领导的威慑下,没有遭到当地百姓阻挠。将近一年的施工生产提前两个月顺利完成。

这天下午,王大斌收到老母打来的电话,说得了重病,需要钱。如果不赶紧回来就不想活了等等。为了确认情况,他赶紧给在家的五姐打电话询问。五姐说好好地没有病呀,可能还是因为孙女的事。

山西哪家癫痫医院好
癫痫怀孕可以吃卡马西平吗
济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

友情链接:

计穷力极网 | 私人直升机报价 | 南通家纺市场 | 安阳市卫星地图 | 秦皇岛到昌黎汽车 | 三星精密不锈钢 | 日本东京邮政编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