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模特走秀出丑视频 >> 正文

【江南连载】路在何方(七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第十三章上上签

钱已经到手了,迟子建说:“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。”露露问:“你打算住哪里?”

子建说:“我们也住一次不夜城吧,那里条件好,也就潇洒走一回了。”说完两人呵呵地笑起来。

登记前,子建故意问露露:“怎么住?开两间还是一间。”

“你说呢?”露露调皮地望着子建。

“没结婚证是不许住一个房间的。抓住了要罚款的,还要拘留十五天。”迟子建故意逗露露。

露露低着头,默默无言。

登记过后,迟子建把露露带到了来到520房。

“你不是说没结婚证不许住一个房间吗?”露露疑惑地望着子建。

“我出门的时候,就已经留了一手,在公司偷偷开了一张‘证明’。”子建笑着说。

露露马上跳起来,在子建的肩上轻轻槌着:“你坏,你坏,子建哥欺负我。”

子建一把将露露搂在怀里:“小傻瓜,我特地考考你,看你怎么样?是不是真心爱我。”说着,就在露露的小嘴上轻轻吻了一下,露露抱住子建的脖子疯狂地吻起来。

窗外的雨依然下着,滋润着土地和土地上的生命。

“子建哥,这不是梦吧?”露露躺在子建的怀里。

“不是梦,你没听见窗外的雨声吗?多浪漫的声音,我最喜欢听秋雨的声音,听着它,我的心里就没有一尘的杂念和一丝的浮躁。”

“子建哥,你真的不在意我的过去吗?”露露美丽的大眼睛深情地望着子建。

“我所看重的是精神上的*****,而不是那张膜,同床异梦的夫妻才是真正的不幸。我现在不会,将来永远也不会在乎你的过去,忘了它吧,那才是一场梦,一场恶梦。”

露露抱着子建痛哭起来。

子建轻轻拍着露露洁白玉润的背。

秋雨,沙沙沙……

第二天,天居然晴朗起来,阳光透过粉红的纱窗照进来,把房间照得红彤彤暖洋洋的,迟子建把头伸出被面,感到心情特别舒畅,露露像一只猫乖乖地睡在子建的怀里。

“起来吧,已经九点了。”迟子建说着,用手轻轻拍着露露粉嫩的小脸。

“让我再睡一会嘛,”露露缠着子建的身体:“我就想这样睡上一百年,一直睡到我死去,然后,你把我抱着,放到一个棺材里,然后埋在你家的旁边。”

迟子建掀开被子说:“大清早的,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

露露的胴体一下子暴露在迟子建的面前:这是世界上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,它是最伟大的大师创造的洁白如玉,完美无暇。

子建的血再一次沸腾起来,一把将露露抱住。

上午,他们起床后,来到市里一座古寺----迎江寺。

迎江寺创建于宋开宝七年(974年),是一座千年古寺,由涵万和尚募化而建。明朝万历四十七年(1619年),邑绅阮自华在此基础上重新募建,明光宗皇帝御书敕名“护国永昌禅寺”。

一进天王殿,正中坐一尊袒胸露腹、张口憨笑的弥勒佛像,两旁的对联是:“大腹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;开口先笑笑天下可笑之人。”

露露认真地问子建:“子建哥,我是不是天下可笑之人?”

迟子建说:“我们两是不是可笑之人不知道,但老崔、金行长、吴天虎他们肯定是可笑之人。因为他们做了菩萨都难容之事。”

二进大雄宝殿,殿内三尊大佛,居中是娑婆世界的教主释迦牟尼佛,东西两侧为消灾延寿药顺佛和阿弥陀佛。殿后骑狮的为文殊菩萨,骑象的为普贤菩萨。两厢佛台上供降龙、伏虎等十八罗汉塑像,姿态各异,造型生动。

露露忽然问子建:“有一次,老崔也带我来过,那时候,我看着这些佛像心里就害怕,可是,今天我不但不害怕,还感到亲近。这是为什么?”

子建说:“因为老崔是魔鬼,佛一见魔鬼肯定发怒,你就感到害怕,我是好人,佛是喜欢好人的,佛心一乐,你就感到亲近了。”

露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“我们来出一支签吧。”看见观世音菩萨前面有人抽签,露露高兴地说。

“好,不过,你要先许个愿啰。”子建看着天真的露露显得非常可爱。

露露虔诚地跪在观音菩萨面前,磕上三个响头,嘴里默默地祷告着,不知道许的什么愿,但子建知道这愿一定与他有关。

“恭喜你,女施主,你抽的是上上签。”老和尚老态龙钟地把一只签递给了露露。

露露恭恭敬敬地拿过来一看,十八签,上上大吉:兄弟怡怡和顺家,千年铁树要开花,正是蓝田生白玉,金鸡变成凤凰啼。

露露忙掏出一百元钱塞在观音莲花座前的功德箱里,再一次跪下。

第十四章回家

回到520房间,露露心情极为舒畅,她对子建说:“子建,我想到你家去看看,看看你那亲爱的妈妈和那美丽的小山村,行吗?”

“好哇。我老妈也想看看你───她未来的儿媳呢。”

汽车到了香山镇,离子建的家就不远了,俩人边走边笑着跨进了家门,老太太惊喜地握住露露的手,满面笑容地说:“多漂亮的孩子啊,我家建儿真的有福气,这模样就象电视里的那个……小燕子”

“妈!”露露亲热地叫了一声。

老太太高兴得眼睛眯成一条线,忙从口袋里掏钱。因我们农村有一个习俗,凡儿媳第一次叫妈,都是要包红包的,老太太摸遍全身的口袋只摸出二元钱,非常尴尬地塞在露露手里说:“孩子,我们家里穷,又不知道你要来,没准备,这是妈的心意了,你别见怪,妈老了,没用。”说着,用衣角擦了一下眼晴。

露露接过老太太塞在手上的钱说:“妈,你别说,我知道,我家也很穷,你给我的钱,是您老的心意,表明您老人家已经接受了我这个儿媳妇,是吗,我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还嫌少呢。”

“好乖的孩子,通情达理,我那亲家母真贤惠,为我养了这样一个好儿媳。我老了,没有其他的愿望,就是想建儿找个好媳妇,现在总算找到了,我死也满足了。我就是到阴间也好向老头子交差了。”老太太说着,舒心地笑起来。

“妈,我和子建好好赚钱,还要您老人家过上好日子呢。”

“我是要好好活着,有这样的好儿媳,我活得有滋味,将来还要带孙子,为你们看家呢。”老太太喜滋滋地。

露露微笑着,面色红润。

山村,宁静而安详,子建携露露走在竹林间的小径上,潺潺溪水冲出石崖,穿过竹林,流向山外。林子里的鸟儿或悠闲地伏在窝里,或在林子间上下飞舞着,鸣叫着,自由自在。菊花遍地开,石缝里,山崖上,金黄发亮,一簇一簇的。

露露忽然对子建说:“子建哥,我有一个想法。”

“什么想法?”

“我想,我们结婚后,我就住在这大山里,带孩子,侍奉老娘。”

子建笑着说,“看来我们真的有缘份,刚一来,你就爱上我的家乡了。”

“真的,我来到这里,就有一种如归的感觉,这里,我好象来过似的,也许是在梦里吧。我感觉生活在这里,心情舒畅。自由自在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的心太累。”子建说着和露露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,

“就你知道我的心。”露露说着,紧紧依在子建的怀里。

“好吧,只要你愿意,我都会陪你,陪你一辈子,不,死后也要葬在一起。”子建抚摸着露露秀丽的头发。

露露抬起头,深情地望着子建说:“建,这是我梦里的声音。”

子建微笑着,望着远去的溪水。

下午,趁着子建和露露上山玩耍去了,老太太把家里一只生蛋的老母鸡杀了,用炭火煨了一下午,这在贫穷的农村,贫困的人家就是最高礼节,最大的诚心了。

露露刚回家还没有坐下,老太太就端上一碗鸡给露露,说:“孩子,趁热的吃了。”

露露激动地说:“妈,我不饿。”

“一下午了,还不饿,你不给妈说实话。”老太太一边说,一边把碗里的鸡用筷子弄得细碎。这样,露露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。其实,露露爬了一下午山,真的有点饿了,但第一次来子建家毕竟有点拘谨。现在看到老太太这样诚心实意,也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娘。

望着露露吃得有滋有味,老太太心里特别舒坦,笑着说“这才像个好孩子。”

露露接过老太太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边的油腻,说:“妈,你煨的鸡真好吃。”

老太太高兴了,说:“我老了,干不了别的事,以后就看几只鸡,给你和子建吃。”

露露点点头,幸福流淌在每一根血管里。

晚饭后,邻居们都来看新媳妇,老太太笑容可掬地将子建和露露带回来的烟和糖果发给老人和小孩。

“老嫂子,你真是好福气呀,建儿弄了这样一个好媳妇,又贤惠又漂亮。”二奶奶笑着说。

“托您的福,二奶奶。”子建妈高兴地说。

大家说说笑笑,象过节一样。

子建堂兄的孩子明明天真地对他妈妈说:“妈,我长大也要找一个象建叔这样的媳妇。”

满房的大人笑得前合后仰。

第二天,回公司的时候,露露拿出一叠钱交给老太太:“妈,这是我和子建赚的钱,交给您。”

老太太看着那一万多元钱,吃惊地望着子建。

子建说:“露露,这钱你自己留着吧,那是你的劳动所得,我怎么能剥削你呢。”

“子建,这钱本该是你的劳动所得,怎么说成我的劳动所得呢,再说,不管是谁的劳动所得都一样要交给妈,你说对吗?”露露一脸的真诚。

老太太激动得泪盈眶。她实在没想到自己竟遇到了这样一个好儿媳。

老太太送了一程又一程,说了一遍又一遍:“孩子,这就是你的家,有时间就回来,妈盼着你,子建脾气倔,你要多开导她,如果她不听你的,你回来告诉我,我不饶他的。”

子建乐了:“老妈,别人说,娶个媳妇,掉个儿子,你可是,媳妇还没娶就把儿子给丢了啊。”

第十五章尘封的记忆

回天龙公司的路上,露露说:“子建,说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吧,我很想知道你的过去。”

“山里的孩子有什么故事?”

“有的,你一定有的,讲讲你的初恋,你的初恋一定很感人。”

“现在就是我的初恋呀。”

“你骗人,你不想对我说,不过,你真不说我也不强求,你有你的秘密,是吗?”

“既然你那么好奇,我就说个故事给你听吧,不过,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,听后可不许生气啊。”

露露点点头。

“一九八五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,编位时,老师竟把我和一个女生编在一个位上。她叫吴倩,个子不高,瘦瘦的,戴一副深度眼镜,说话起来,细声细语的。平时很少说话,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桌上看书,语文不怎么样,英语却特棒。用同学们的话讲,我们叫优势互补。

吴倩的父亲是个包工头,那时候,吴倩的家庭在我们同学中算富裕的,但学生时代的感情与金钱没有一点关系,那真是纯结的,纯洁得如一潭春水。

说实话,一开始,我也不太喜欢吴倩,只是一般的同学关系,直到有一次,我才改变了对她的感情。

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,我一人偷着到电影院看电影,电影的名字现在忘记了,但电影下场后,竟下起大雨,我正在电影院大门前发愁。突然,有人叫我的名字,我一看,是吴倩,见她站在走廊的门灯下向大门张望。

我赶紧走到她身边,问:“你怎么来啦!”

“接你呀。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一点都不矫揉造作。

这时,我才看见她的裤腿和双鞋已经全部湿透,滴下的水把水泥地湿透了一大片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来看电影?”我有点疑惑地问。

“我猜的罢。”她装出狡猾的神情。

我们共一把伞往学校里走。雨依然不停地下着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凭着感觉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学校走。

“哗”她的脚踏进了水沟里。

我偷偷地笑着。

回到学校一看,她的衣服全湿了。当时,我笑她真傻。可谁知道,她说:她喜欢上了我,真是无缘无故。

从此,我对她也越快越关心了,比喻打饭,男生力气大,插队,女生就靠边站了,尤其象吴倩这样的“小巧玲珑型”的,常常因打不到饭而饿一餐。自从我给她带饭之后,她就从来没有为吃饭问题担忧了。

那时,我家里穷,每星期只给十元钱伙食费,本来吃饭就不够,而我又偏偏喜欢看小说。见到我喜爱的书,就是不吃饭也要买。我当时的名言是:“饭可以不吃,书不能不能买。”

有一天,书店里来了一套“四大名著”岳麓书社出版的,定价:28.5元。也就是说,我一个月不吃不喝才能买下这套书。

急得我天天到书店去翻上一二张,默记一二句。以至于售票员小姐见我去就头痛。

一天放学,我又来到书店,一看,书没了,我傻了眼,心想,一定是售票员搞的鬼,把书藏起来了。

“请问小姐,那套书呢?”我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。

“你又买不起。”售票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?”我非常气愤地说。

“你要买得起,还要等到今天?”

“狗眼看人底。”我出门时,甩了一句。

我气呼呼地回到教室。

一看,傻了,我的课桌里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套“四大名著”。我惊喜地打开一看,就是书店里的那套。并且在《红楼梦》里还夹着一张精美的卡片:“祝你生日快乐!”

我这才想起来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每逢我的生日,老妈就煮一个鸡蛋给我吃,并且要躲在门后吃,说是那样吃,记忆力好,其实那是骗人的,实质是怕别的孩子知道了,也要吃,那年头,农村人连一个鸡蛋都不敢乱吃,要换油盐的。

后来,上学了,也就没人给我过生日了。这是除母亲之外的第一个女人给我过生日。我激动了。我发誓这一辈子要好好爱她。

我也忽然变得越来越心细起来,竟然打听到了她的生日,我吃了二个星期的腌菜才积攒了十元钱为她买了个假玉佩,心状的,上面有一个“爱”字。倩倩激动得热泪盈眶。用她的话说,睡觉都带在身上。

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,她竟然在镇小饭店里请我吃了一餐饭。那次,我们俩都喝多了,手牵着手,在黑暗里走着。走进一偏僻处,我竟然在她那柔嫰的小脸上亲了一下。

漫长的高二暑假终于过去了。

一大早,我就匆匆赶到学校。当时,其她同学都还没到,我想,倩倩今天也一定来得早,她也一定感觉这个暑假特别长。

同学们纷纷到来了,可就是不见倩倩的影子,我在学校的大门前望了已经数不清的次数。

我实在忍不住了,到邻班一个同学那里去打听,他告诉我,倩倩已经离开人世。

这个暑假,她爸爸带她到工地上去看场子,倩倩在没有装栏杆的二楼上摔了下来……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回到教室的。

我想,是我杀了她,她那次为我买书的钱是她爸为她换眼镜的钱,因为她戴的眼镜度数已经不适应了。如过她那次换了一个新眼镜,我想,她一定不会摔下来的,她过生日的时候,我想为她买一副眼镜,可是,又没有那么多钱。我常常一人来到我们经常在一起的小树林里,想寻找她的身影。可是……

迟子建说着,竟流下眼泪。

露露靠在子建身上,早以泪流满面。

看癫痫哪家医院好
河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
癫痫疾病好的治疗方法

友情链接:

计穷力极网 | 私人直升机报价 | 南通家纺市场 | 安阳市卫星地图 | 秦皇岛到昌黎汽车 | 三星精密不锈钢 | 日本东京邮政编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