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英雄传奇下载 >> 正文

【丁香】我们的选择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1

“他吗?”朋友指着照片上的人边说,边顺手接过手机,拇指食指延展照片盯着看,指甲盖上新帖了粉色的水钻,“这人看上去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呢!……对了!这地方是哪儿?”

“羊皮洞。”

“羊皮洞在哪儿?”

“贵阳附近,具体位置的话,我也不清楚。不过最近在网路上挺火的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

“他看上去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呢!”朋友又重复一遍从照片上得到的论断。

芭丽默不作声,摇了摇易拉罐,剩下的半瓶精酿啤酒晃了晃,放回桌上,从朋友手中取回手机倒扣在桌上。

如何接过朋友的话?不能坦白告诉她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。芭丽敏感的心思早已感受到照片上两个人关系的亲密,只是不想信以为真而进行自我欺骗。给朋友看,是希望于她能够撒个谎,为这种自我欺骗增添佐证。万万没想到呀!朋友在任何事情上都会秉持一贯的诚恳。

芭丽略带微笑的看着朋友,故作轻描淡写地说,“是吗?许多时候照片上看见的和实际情况往往有很多的出入。”

为了立刻堵住朋友的嘴,她赶紧岔开话题,说“雨真大。”

“雨真大。”朋友搭上话。

说完,芭丽转过脸望着路上的雨。雨浇进敞开的门里,积水顺着马路往下淌着。

坐在酒吧外面门廊上的客人,拿着凳子从敞开的两扇玻璃门处拥进来。“可以坐吗?”一位没找到凳子的客人,看着芭丽说。

芭丽把放在旁边椅子上的挎包拿起来,放在桌子上。

酒吧里搬动椅子的声、背影音乐声、急匆匆的脚步声胡乱地糅杂在一块。室里原先的客人停止聊天,默默坐在椅子上等着声音赶紧结束。芭丽把塑胶啤酒杯举在面前,牙齿咬住杯沿,环顾屋内的陈设。

酒馆迎马路一面几扇偌大的透明玻璃外,走廊上的桌椅胡乱摆着,桌上留下的蜡烛全被暴雨浇灭了,地板上积了水,一片狼藉。透明玻璃内,客人挤在大厅中间的长方形酒桌旁。右手边是一壁酒馆,秩序井然地摆满口感各异的精酿啤酒,客人拎着铝筐拉开冷柜的门挑选喜欢的啤酒。墙面用红砖装饰,营造美式工厂改造成酒馆的假象。往里走,服务生站在收银台内笑容可掬地为客人结算账单,头顶上挂了两台液晶电视机,正在播放相同的广告片,看上去更像是生活方式的纪录短片。当下很时兴这样的广告宣传方式,不再单纯地宣传产品本身,而是灌输选择产品的客人是哪一类生活的人群。

“去过羊皮洞吗?”等挤进室内的酒客安定下来,朋友问道。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有时间,约个周末一起去转转吧!”

“可最近人太多了。”

“那你准备去哪儿?”

“人少的地方。”

“好吧!下一次旅行有计划了吗?”

“雨崩、虎跳峡、南疆、林芝、冈仁波齐或者是……”芭丽叹了口气,“可是这疫情反反复复,让人去哪儿都无法安心。不过有时候去的地方多了,会觉得旅行很枯燥。”

“一个人真好。”朋友由衷地感叹。

芭丽笑了笑,接过话“拥有目前生活的人,总爱说别人拥有的生活或者自己失去的生活是好的。”

芭丽接着说“最近老有已婚的朋友,劝我千万不要结婚,说婚后的生活有千般不如意。我听着,见到他们说话时愤怒郁闷的样子,产生共情,觉着这怎么行呢!我得劝解他们尽快脱离苦海。于是,煞有介事地说,既然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就尽早放手,放过自己放过另一半。听到这种出乎意料的劝解,他们又会难以置信地看我,为自己找各式各样继续目前生活的借口。宁拆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。他们真的是不喜欢自己目前拥有的生活嘛?还是我们在阐述某个事物时,会以所处的谈话环境为卯,任意编排自己的经验之谈呢!我怀疑地看着他们,事实上他们比谁都懂且舍不得放弃拥有的生活。”芭丽继续说,“当然,我这么说,并不是表达自己急迫想要婚姻的念头。事实上,我更喜欢顺其自然,生活不就是这么回事儿,不经意中走往下一步。经历中各种各样的情绪填满空闲的时间,让生命看上去十分的充实,没有虚度。”

“我最近在考职业证书。”朋友打了个哈欠,岔开话题。

“有什么用吗?”

“通过考试的话,我的收入可以在现在的基础上翻一番。还贷压力会少很多。”

“那挺不错的。”芭丽粗略默算了下朋友收入翻一番的最终金额,由衷赞赏。转过脸趁朋友在低头回信息的间歇,重新审视着身旁的她,心中油生微妙的失落感:或许你以为成年人会像不需要考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孩一般,谈空泛远大的理想。现实却是他们更多的时间是在考虑孩子的零花钱、每月需要偿还的账单、棘手的工作等等,迫在眉睫的问题。孩子们想象中的生活,更多是存在社交软件上的刻意选取角度、编好台词去拍摄的美景和旅行视频。你说,这世界有时候是不是很荒谬,一群喜欢选取角度、用滤镜拍摄照片的人,竟然迫使迎合他们喜好的社交软件发布了道歉声明,承诺“下不为例”。无论是手机自带的照相软件拍摄的照片,还是市面上单反相机拍摄的照片,呈现的最终效果,绝大多数并不是肉眼可以分辨的色彩。如,在一次前往贡嘎雪山的旅途中,同行的摄影师相约去酒店附近的山坡上拍银河。出发前,芭丽从房间窗户望了望窗外阴沉沉的天空,云层很厚、风很大、飘着雪。等他俩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,摄影师架起三脚架在越来越清冷的夜风中等着。一个小时后,云层变得更厚了,摄影师决定放弃拍摄银河的妄想。他把相机对准山脚下进藏的车流,拍摄光轨。在芭丽眼中,入夜后依旧繁忙的川藏线,暗淡的、零星的光实在没什么可拍的。直到第二天在摄影师的朋友圈才看到昨晚凭借肉眼从未见过的光轨。所以说,想象中的生活像是一座建造在海浪上的美丽宫殿,人们有时候会刻意修饰掉宫殿下汹涌的波涛。所以,芭丽烦闷的时候,就去购物中心逛逛琳琅满目的服装店、生活用品馆、烘培蛋糕店,做出容易的选择,买一个青瓷茶杯、一个下次旅行会用的收纳袋,打发无聊。

……

之后,直到雨停,芭丽没有再多一句话。朋友倒是滔滔不绝说得没完没了,关于她乏味的婚姻,关于她新买的房,关于她获得幸福的表姐,关于网路上正红的羊皮洞。

“雨停了。”芭丽打断朋友的话题。朋友喋喋不休的话,她绝大部分已经听不进去。

朋友聊得意犹未尽。

“十一点了。回去吧!”芭丽喝干净易拉罐里余下的最后一口啤酒,轻轻晃了晃,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,顺手把桌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揣进上衣口袋,拿起手机时,下意识地看了眼屏幕上的照片,脑海中回想起“他看上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呢!”心里不觉一颤。

2

出了“TripSmith”精酿酒馆,芭丽作势朝回家相反的方向走。

“哎呀!你走错方向啦!”朋友伸出手抓住芭丽的胳膊,“是醉了吗?”

“想一个人去宝山北路转转。”芭丽巴不得立刻甩掉朋友,实在是无法忍受她继续聊她自己那些细细碎碎的生活。

“降温了,今天。”

芭丽不想回应这类无聊的提醒。她抛下朋友,两大步走下楼梯,快步向宝山北路走去。芭丽想去相宝山天桥上吹吹风,看看桥下的车流,消消酒气。此刻的她内心烦闷极了。等走到天桥下才遗憾地发现,天桥上新架了两幅巨型广告,盏白晃晃的灯照在偌大的广告语上,图谋占据每辆驶过汽车里的眼睛。广告牌把天桥围得水泄不通,过街的行人挤在视野狭窄的过道上。

芭丽裹了裹身上的衣服,天气果然冷了不少。她快速过了天桥,沿着马路往师范大学前的十字路口走。这条路在过去和现在,她不知道走了多多少少个来回,熟悉路上的每一间便利店、食品店、花店,熟悉路上茂盛芭丽走到师大天桥旁的梧桐树四季的变化。

经风一吹,芭丽酒劲儿上头。她有些走不动了,坐到路旁的一把椅子上。椅子很冰。她仰头想看看星光,没有星光,初秋的贵阳城既不痛痛快快的下雨,也不让阳光干干脆脆的晒,天空中结满难解的云。她望着马路上朦胧的夜晚,沉湎于漫无目的的思绪中。

成长使我们不得不离开安心生活的院子,不再满足菜地、巷子里的游戏,不再满足大年初一的一身新衣,不再满足从父母手中接过奖赏,不再满足河流两岸延展的小城。过去,如同依靠枝头绿叶落下的晨露,叶缝泄露的阳光成长,被层层叠叠保护在飓风、暴雨、曝晒触及不到的地方,小心呵护的新苗。那时,芭丽常坐在书桌的窗前,憧憬外面的世界,幻想着终有一日,会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,背上行囊离开院子,去更广阔的世界呼吸。拼命地成长,一米两米三米……在树冠争得一席之地,独自面对风雨曝晒。结果,稚嫩的她没有意识到这种离开是一个等到了时间,一定会悄然而至的必然。在一座新的、陌生的城市里,她拥有一间舒适的屋子。周末的清晨,她铺上地垫,架上书桌,打开音箱,吃过早餐,泡一壶普洱茶,展开一本书,比这间屋子、这座城更广阔的世界,比2021年更丰富多姿的时间,轻而易举的获得。简单地吃过中餐,她换件适当的衣服,去附近的黔灵山散步。她会坐到黔灵湖旁的任意一张干净的椅子上,晒太阳。没有太阳的天气,她会注意湖面上风拂过的涟漪。除此外,她在尽可能减少生活花费的时间,醉心于保持身心的阳光健康和延缓皮肤的衰老。一周两次面膜,一次清洁一次补水,晚上摸抗皱精华、紧致面霜,等第二天一早对着镜子,欣赏一遍新一天的脸,再往上面化妆。直到有一天,她无法深入阅读时,一下子就意识到应当迎接一段新的旅行了。这次去哪儿呢?她开始查看攻略,火车、高铁、酒店、景色。类型是火车旅行、度假旅行,还是徒步旅行?选一大堆备用的行程,下周再做出最终决定。在别人赞赏的语句,羡慕的目光中自我陶醉。走得地方多了。不知何故!或许是漂泊的时间看不到尽头。芭丽开始怀念那些院子里的事物,一棵梨树、一口井、一个巷子、一场雨。一条羊肠小道从院子蜿蜒而下,延至河畔。河畔常常有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的男孩,脱得一丝不挂在游泳。学校不远处的文具书店,放学后,里面待满不急着回家的学生,坐在一张张单独的椅子旁阅读。吃过晚饭搬来凳子坐到树下闲谈的大人们。在巷子里呼叫乱窜的小孩。

具体的怀念,她也无法用掌握的语言去形容,院子成为一种感受。

“还好吗?”巡逻的民警拍了拍芭丽的肩膀,打断她的思绪。

“挺好的。”芭丽瞪大半闭半睁的眼睛,坐直身体,做出一副神志清新的样子。

“很晚了。没什么事儿早点回家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3

巡逻的民警往前走了。

芭丽望着民警走过天桥的背影。

何为珍贵?

她盯着民警消失的转角自问自答:一件价格不菲的大衣?一块抵得上半年薪水的手表?一段真挚的情感?见到彼此以最舒适方式相处的恋人油生的嫉妒心?我们无时无刻面临着各式各样的选择,也不可避免要承受选择带来的结果。无论好坏。

芭丽却将真情寄托于过去经历的幻象,她想象着与陆先生的恋情,被置于无法挣脱的器皿中。遂心如意。所有令陆先生移情别恋的女人、男人全易居另外的空间。她拒绝陆先生的表白,将自己关闭于阁楼之中。深深以为这样,她和陆先生过去经历的幻想便不会变质。

“他看上去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呢!”

芭丽早有预料,始终不愿承认事实就是如此。朋友说的话,让她再也无法欺瞒自己。

“可能难遇舒适相伴之人的焦虑重压在心。”

芭丽想了想身边还剩下的人,一个个仔细地对比排除,像在购物中心琳琅满目的商品前做选择一样,商品价格、式样、面料质量、品牌声誉,甚至店铺所处位置均要仔细权衡。做选择真难?特别是在选择较多的处境中。

芭丽给人很好接近的印象,因为她学会了让人喜欢自己的本领,学会了脸上挂着温馨的笑容,学会了恰如其分的问题,虽说她对一些从别人口中听到的,自己说出口的问题没有丝毫兴趣。她一心一意想把手里的事做好,有时候过于使劲儿地生活显得做作。可是,一旦有陌生人想要深入芭丽的生活,她不知何时建立起来的强烈空间意识会让她立刻关上靠近的门,死死锁住,不留有一丝风、一丝阳光泄露的风险。

雨季前夕,房东特意对屋顶做了修补。天花板上仰头可见的水渍,没有要继续扩大的迹象。书房的窗台上,新买的一盆绿植瘦小可怜。枯萎的那一盆,已经打包装进塑料袋,明天一早就丢进楼下的垃圾桶中。想到推迟搬入新居的计划,将生活表象的时间,囿于钢筋水泥中,极目所见之处全是一幢幢堆砌的楼,一扇扇或明或暗的窗户。与之相比,她喜欢读书后,斜靠在书房地垫的椅子上,听会儿雨声、接受西下的灿阳、眺望远处的山,注意屋檐上即将剥落的腻子。这让她错以为自己距离记忆中对院子的感受很贴近。她深知自己无论喜欢现在的小屋还是喜欢周末去郊区徒步爬山,都是在怀念之前的生活。小城郊区的水库。走过水库狭窄的小道,上山是茂密的树林,山路上铺着软落落的一层松枝,空气中弥漫着松香,午后的骄阳从树冠偷偷照在林子里随便什么地方,柔软的清风从山脚的水库一路往上一阵又一阵地轻抚所经之处,偶然会有收集食物的松鼠抱着松球跑过。见到有人闯进自己的天地,松鼠惊慌失措,爬上树梢,隐匿其中。等闯入者离开,它立刻带走遗落在路上的松球。幻景从眼前一晃而过。

“还没有回去吗?一个人要注意安全。”巡逻的民警大概是走了一圈折返回来,提醒坐在椅子上醉酒的陌生女人。

芭丽站了起来,看了看有没有遗忘什么东西在椅子上。在确认无误后,她往家的方向走去,走到半路才想起来,刚才忘记同民警道声谢谢。

门口放着一个箱子,她白天不在家让快递员放在这里的。

芭丽用脚踢了下,笨重的箱子。

芭丽换上拖鞋,找来剪刀划开箱子上的胶带。一袋5kg的东北大米、一桶花生油、两瓶香油,一双拖鞋、两张毛巾、一块羊毛毯、一罐肉沫哨子、一把葱和切好的绿豆粉,快递单上注明邮资45元。这是父亲寄来的生活用品,芭丽三番五次在电话里告诉他,“什么也不缺,吃不完丢了挺麻烦。”他总是这么固执。

“父母深刻地感受到,我在逃避他俩的目光,充满爱、担忧、期望和祝福的目光。”

芭丽把这些东西随意摆在地上,等明天再收拾。她关上书房门,打开阅读灯,坐到地垫上,翻开书桌上的《瓦尔登湖》,第103页。

(经检索为原创首发)

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呢
癫痫病能治好不
癫痫病发作是否会手抖抽搐

友情链接:

计穷力极网 | 私人直升机报价 | 南通家纺市场 | 安阳市卫星地图 | 秦皇岛到昌黎汽车 | 三星精密不锈钢 | 日本东京邮政编码